搜索

招生热线:0831-8885555 0831-5550555 0831-5550888

地址: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南岸大地坡卫星观察站旁

二维码

Copyright © 宜宾市翠屏区东辰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蜀ICP备18026496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 成都二分

招生入口 |招聘入口|活动报名

 

 

 

 

 

 

全国统一招生热线:

0831-5550555
0831-8885555
>
>
>
【卓越高中】铭记历史·书写爱国情(二)

资讯详情

【卓越高中】铭记历史·书写爱国情(二)

分类:
学部新闻
作者:
2018/10/19 19:17
浏览量

铭记历史·书写爱国情(二)

——宜宾东辰高2017级纪念9·18征文活动

文:李娟 图:李娟 审稿:雷勇

难忘“九一八”,

难忘那段屈辱的历史,

难忘那段奋进的时代。

难忘“九一八”,

国殇之日,

中国警钟长鸣之日,

警钟不只是响彻在我们的耳边,

更回荡在我们的心中。

警醒我们勿忘历史,

催促我们壮大自身,

复兴中华。

在2018年纪念9·18活动之际,宜宾东辰高2017级全体同学进行了以“铭记历史·书写爱国情”为主题的征文活动。

本次征文活动涌现了大批满怀爱国情的优秀作品。由于优秀作品较多,我们特分批展示。此次主要展示高2017级的获奖作品。请大家和小编一起来感受一下我们宜宾东辰学子的赤子之心,爱国之情。

附:优秀作文

一等奖

  凝聚民心,传承立国

  水凝成海,人凝成城,心凝成国,民族团结凝聚精神需要传承。扑灭民族危亡深火需要团结之水。

  1931年9月18日,一声炮响,撬动了一座城,震慑了一个国,从此开始,刀枪剑影,哀鸿遍野,栽赃的黑水摸黑了柳条湖的光影,刺目的鲜血浸染了中国的土壤。外壤炮弹的残酷野蛮,内壤封锁线的冷酷无情,染红了曾经蔚蓝广阔的天空,压低了从前高远明亮的乌云。终于,人们在民族危亡的熔炉中觉醒,在无情战争的硝烟中睁眼。两党合作, 全面抗日,团结奋战,将抗击外敌之心拧于一绳,将挽救民族之志凝于一石。

  十四年的战争终于在全国人民的高呼中画上胜利的感叹号。而在这感叹号上凝结的是拯救民族于水深火热中的团结精神与永不言败的坚强意志。

  凝固民族生命灵魂需要团结之力。

  2008年5月12日,一声巨响,震散了一座城,却凝聚了一个国。倾刻间,曾经的绿水青山毁于一城废墟,曾经的欢声笑语变成四处的哀怨哭声,汶川被定格下一道永不可磨灭的泪痕。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来自全国各个角落的温暖如潺潺流水汇向这个满身伤痕的城市。心系患难同胞的人们,用他们的双手为受难者捧起生命之烛。

  十年时光赋予它重新变美的权利,数百万支火烛点亮了它的希望,而在这火烛的光辉中凝聚的是民族共患难的真情,映照的是中华民族的团结精神。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民族的团结精神需要传承。

  习近平总书记说: “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人民希望信仰,信仰是民族兴盛的核心,团结精神何曾不是民族兴盛的一种信仰呢?习近平总书记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团结凝聚精神的现代意义---------反腐败,撤贪官,去贪腐之风,将为人民服务的领导者拧在一起。

  建立民族兴盛之碑需要团结之力。日月交替,古今交替。现代人需要民族团结凝聚精神。

宜宾东辰高2017级1班 韩雯静

2018年9月15日

指导老师:李亨泉

生日

 1931年9月18日,这一天,我刚好六岁。

  娘说今晚就带我去镇上买好吃的,可把我盼得,起了个大早就为了这事。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个大孩子了,真是值得高兴的事。虽然我长大了,美食的诱惑还是那么强大!

  娘却显得愁眉苦脸的,我长大了她不高兴吗?难道她想反悔然后不带我去镇上了?不行,我要好好观察她。娘一直望着山那头发神,她在看什么呀。这就是大人的世界?我得好好学学。我连忙端了个小板凳到门口,垫着脚往山那头望。

  哇,山那头有比平时多几十倍的寇贼,我数都数不过来。还有好多稀奇玩意儿。哦,对!娘说那个有长长翅膀的叫飞机的玩意儿还可以飞到天上投下炮弹,威力可大了,还有那个黑洞洞的大头是大炮!娘每天都唠叨我不要靠近那个地方,今天我偏要独当一面,去闯一番天地!

  趁娘去后院打柴,我以飞一般的速度向目的地进发。还有我的小木剑,它今天可是见证我勇敢的降妖除魔大宝剑。

  虽说我是个大孩子了,越靠近那个未知的地方我越是感觉神秘,更多的是恐怖。总觉得周围有无数双眼睛盯得我后背发毛。我听到了他们用奇奇怪怪的语言交流,周围那些红色的,是血吗?难道他们真的像村里老人说的要吃小孩儿?

  他们都长得很壮很高,比村头的老槐树看起来还壮,他们的眼睛尖利得吓人,像山里的饿狼。不想承认,有种从心底传来的恐惧,我好害怕。

  我拔腿就跑,没想到摔了一跤。他发现我了!我急得直哭,那个急促又承重的脚步离我越来越近。我首先看到的是一把他们口中说过的长刀,刀口泛着银光,刀尖亮的刺眼。我听不懂他凶狠的语气是什么,我居然看懂了他的意思——杀!

  不!

  原来他们真的要吃小孩子!

  那把大银刀刺进我的肚子里,红红的血争着涌出我的身体,艳红了周围的土地。我会流成一条小河吗?我好冷啊,真的好痛啊。我还没有去镇上吃东西呢,娘呢?娘在哪!我要回家,我想娘……

  迷迷糊糊间我觉得身体轻飘飘的,我居然飞起来了!我看到了我旁边红色的小木剑,看到了躺在草丛中的我,还有肚子上的那把大刀。我害怕得连忙往回跑,看到了我的村庄,还有娘!她在问隔壁的小石头,娘在找我。

  我朝娘飞奔去,朝她大喊:“娘!我在这儿!娘,我回却来了,我再也不敢不听你的话了……”娘却听不到我在叫她,她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抱抱我了。

  我难过的蹲在娘的身边嚎啕大哭,我想回家。

  9月18日,我六岁的第一天,没有喷香的面饼,没有热闹的夜市,我只是在这天明白了什么叫末日。

  那晚我的村庄被摧毁成了平地。寇贼疯狂地扫射着。许多爆炸开的黑色烟柱子,在直径有一米来宽的、已经被打得坑洼不平的沙土地上,象旋风一样向空中卷去,进攻的人浪散开了,翻滚着,像水花一样从弹坑旁边分散开。炮弹爆炸的黑色烟火越来越紧地扫荡着土地,榴霰弹的斜着飞出来的、刺耳的尖叫声越来越密地泼在进攻的人的身上,贴在地面上的机枪火力越来越残忍地扫射着。

  最初的一刹那间是最可怕的。没有什么比一群惊惶失措的群众更可怜的了。他们叫喊着,奔跑着,有许多倒了下来。这些被袭击的坚强汉子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们自己互相枪击。有些吓昏了的人从屋子里跑出来,又跑进屋子,又跑出来,不知所措地在战斗中乱窜。一家人在互相呼喊。这是一场悲渗的战斗,连妇女和小孩也卷在里面。呼啸着的炮弹拖着长长的光芒划破黑暗。枪弹从每个黑暗的角落里放射出来。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辎重车和炮车纠缠在一起,更加重了纷乱的程度。马儿也惊跳起来。

  我的家园被火光照的通亮,灼人的温度快把我烫伤了,耳边是机甲的轰鸣声和村民的呻吟,还有哭喊。小河是红色的,土地连着将熟的小麦是碳一样的颜色。村头的大槐树倒塌在石碑上,那是传说可以保平安的村子圣物。我周围有好多像我一样漂浮着的人,我不感觉孤独了,却真的不想看到他们。我哭得好凶,我觉得好痛。

  那种恐惧,那种灾难,我一辈子只经历过一次。

  1931年9月18日,生命的末日。

宜宾东辰高2017级2班 郭思棋

2018年9月15日

指导老师:陈伟

窗棂以外

窗棂以外,总有新生。

——题记

  1931年的秋天是流淌着血的。柳条湖铁路被日军炸毁,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上,一群人在畏缩的挣扎……

  大院里的老树黄却了最后一片叶子。

  “大满,吃饭了。”花秀在炊房里折腾了好一阵子,透过纸糊的窗棂,望见满院乱跑的大满,沟壑纵横的脸突然舒展了许多。几个裂纹纵横的老碗被一双皱皱巴巴的老手小心翼翼地捧到院前的木墩上,盛的尽是些玉盘珍馐,大白菜呀、萝卜杆呀、干的黄金籽呀什么都有。娘孙俩吃得温馨而又满足。菜杆在嘴里咀嚼的“嗦嗦”声与黄金籽碰撞的“咔咔”声在现在是如此珍贵而美好,其它什么风吹草动早就算不上什么事儿了。

  “姥姥,爸爸妈妈他们在哪里呀?”花秀掰算了一下,这已经是大满第327次问这个问题了。“大满要乖,爸爸妈妈到城里去挣大钱了,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的满满就有好多好多糖吃,你现在不听话以后就没了哟。”花秀也记得,这是自己用一模一样的回答第327次安慰那个抓着一把把黄金籽往往嘴里塞的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姥姥没骗我吧,您每次都这样说,我还从来没见到糖呢。”“大满长大了就知道了。”花秀不忍心再把这个美丽的网编织下去,不忍心去让自己心疼的外孙苦苦期盼两个永远也不会回来的人儿。“喔,那我一定要快快长大!”大满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嘴咬碎的黄金籽,蜡棕色,以及门牙处两个黑黑的空洞。花秀皱了皱眉,便又笑了。偌大的院子再度被幸福的氤氲塞得鼓鼓囊囊,却飘忽不定。

  刷碗的花秀透过纸糊的窗棂,望见满院乱跑的大满,沟壑纵横的脸突然舒展得见不着了一丝皱纹。

  院子很大,大满却很小,院子是大满撒疯的天地,只不过远远望去,那场景不过犹如一只苍蝇在笼子里到处乱撞,犹如一颗被禁锢的灵魂。

  花秀望了望缩在角落的水缸,水面上有几只水蜘蛛游来游去,水却所剩无几。花秀眯着眼,瞅向远方飘扬的旗子,“快一年了,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结局?”

  恍然之间,一下午的时光悄悄地溜走了。

  几声极其微弱的犬吠从远处传来,大满依偎着花秀酣然睡去,花秀抚着大满的头发,扬头看月亮,看到的却是远方旗子上刺眼的太阳。

  夜阑秋风催人定,晚幽残蝉惹平明。

  1932年9月的日历如同灼灼烈日一样辣眼,花秀不曾忍心去翻看今天的日子。院子里大满的尖叫声一阵接着一阵,花秀用蹒跚的步子跑了出去,只见到大满卡在了老树的枝干间,下不来了,只是哭号着,尖叫着。花秀笑出了声,像摘果儿一样把大满抱了下来。大满嚷嚷着要喝水,花秀才猛地想起已经两天没沾过水了。空空如也的水缸让花秀不得不担起一把老骨头去村外的井里挑水。只是花秀仍然放心不下大满,便把他锁在了屋子里头,一个人挑起扁担和水桶向村口走去,却还要十步一回头去搜寻透过纸糊的窗棂有没有大满的影子。

  去往村口的路这年来几乎没人走过了,一路的荒草足足有半人高,东北独有的棘藤挠得花秀的腿生疼,时不时花秀还跌进一滩泥,搞得一身都黄不拉几。

  村外的井还有水,花秀一路的担心解下了一半。瘦骨嶙峋的老人拨开井口缠绵的蜘蛛网,笑着扔下两个桶,打捞着无比清甜的井水。

  风摇曳着四周的荒草,寂静得让人寒栗。

  殊不知狼把一头老羊给抓住了。

  被五花大绑的花秀用尽了年轻时烧铁用的力气,把手踝的皮蹭破了却无济于事。她紧紧闭着双眼,对眼前这个尖嘴猴腮的怪物不屑一顾。“要么去烧饭,要么死”。花秀再也忍不住了,但一想到被自己锁在屋里的大满便软弱了下来,唯唯偌偌跟在几个士兵后面,走向那块永远的禁地。“大满还需要我。”花秀闭上了双眼。

  这是花秀第一次亲眼见到日本军营。在营门口一眼望到几个一丝不挂的肥胖男人在说笑之后,花秀没敢再睁眼。

“喏,你以后就在这里烧饭,记住,不准出这个门。”

 花秀颤抖着,吞吞吐吐出了一个字,“好”。

  一天,两天,花秀在心里算着日子,“再不回去大满就要没得吃,给饿着了!”花秀一面在禁锢的灶房里踱着步子,一面惆怅地透过金属窗棂,隐隐约约地可以望到村子里自家院里那株老树树顶由大满插的那支小红旗。

  四天,可对于花秀来说是四年也不足为过,她看到了太多太多东西,她想了太多太多东西,也梦到了太多太多东西。花秀打心眼里想把菜烧糊了来呛呛那些狗日的,甚至想去茅坑里挖一勺屎来和着,只是,大满永远是那个在她伸出手之后,温柔地把她的手牵回去,笑着说“不”的人。最后只留下一盘盘士兵们爱不释手的饭菜和花秀托着腮帮子,透过寒冷得令人惊心铁窗棂去望那支小小的暖暖的树顶尖上的红旗儿在风中飘扬。

  晚上,没有大满可以抱。硬邦邦的木板把背硌得慌,花秀四周黑漆漆的,望也望不到自家的老树,其实说白了连那窗子上的铁栅栏也看不到。

  花秀一睁开双眼,心里便盘算着今天是几天。“五天了!大满饿坏了吧!再不回去再不回去大满该活活饿死了!”花秀如同被扎了一针跳了起来。她的眉头紧锁着,进而表情露出一丝狰狞、撕裂、狂暴。

  事已定矣。

  五天来第一次仔细观察这间灶房的花秀才觉得这里不过是牢房。墙壁是灰抹的,窗框是铁做的,门是封死的,只在门的中央有个小框,供花秀把菜递出去。寒碜。

  花秀越发急燎了,铁窗棂被掰变了形,花秀的手腕也脱臼了。花秀只觉得眼前的世界越来越变作是一片混沌,一切也越来越模糊,只是内心的光点永远是最清晰的。

  “大满,大满,姥姥这就来,别怕啊,别怕,别怕,别——”

  花秀恍惚间瞥到角落里用来铲枝丫的铁锹,便疯狗一般地扑上去,拽起就去捶打封死了的木门。声如惊雷。门终于给打出了个大窟窿,炉子里的火烧得正旺,大锅里鲜美的鱼汤味逸散在空气之中。锅里白色的汤汁咕噜噜冒着泡化开。花秀的衣服被汗水浸湿得一点不剩,她咆哮着跑出门去,院儿里全是日本兵。花秀的狰狞变为喜悦,进而化作扭曲,她仰天大笑着,跑向那个尖嘴猴腮的军官,一把抱住了他,“我们的大满有吃的了,有吃的了,你知道吗,我好想大满啊,我们一起回家看大满吧,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大满,等着,姥姥回来了!”

  花秀挥舞了双臂,活像出笼的猩猩,冲向军营的大门,冲向那群一丝不挂却不害臊的太爷们。

灶房里的鱼汤熬熟了,安宁静谧。

  只是花秀感觉背后突然热热的,感觉什么东西和自己融为了一体,她还是向前跑着,身体却仰着倒了下去。

花秀只是觉得好幸福,自己现在躺在一滩与大满插的小旗子一样红的血泊里,可以把村子里的屋顶呀都一览无余,去他妈的铁皮窗子。

  这简直美丽得像一朵盛开的大红花。

  眼前的一切再度模糊了起来,头上的梧桐叶渐渐化作一道光影,变暗,变小,消失了。

  其实花秀到死也不知道,她离开的那天下午,大满就被山上的狼狗叼去吃得一点不剩。

  ……

  花秀觉得四周湿漉漉的,仿佛自己就在自家大院儿门口。一面闪烁着五颗星星的红旗飘扬在枝头,一株新芽格外刺眼……

宜宾东辰高2017级3班 叶恒志

2018年9月15日

指导老师:陈伟

第一炉香

  请您寻出家中霉绿斑斓的沉香屑和祖传的铜香炉,听我说一支战前北平的故事。等这个故事讲完,香也差不多燃尽了。

  许家长子许辞城与陆家独女陆长安自小便定下了娃娃亲。

  1911年冬,这一年北平的雪来的格外的早。

  大雪初晴的下午,老杨树旁的胡同口,张奶奶躺在胡同口的藤椅上。一头银发被一方黑布包得整整齐齐,枯枝般的手轻轻搭在椅把上。胡同口里一群孩子在雪地里嬉戏打闹,长安和辞城也蹲在地上专心致志地堆着雪人。

  老人浑浊的老花眼微微眯起,似是想起什么一样,轻轻开口:“1840年啊……”苍老的声音似有魔力,将孩子们吸引过来。所有的孩子都围绕在张奶奶旁边,听她讲着1840年的故事。

  冬日的午后,远处隐隐有鞭炮声传来,大概是在庆祝新元年的到来。胡同口的长安和辞城则极认真地坐在地上,听着老人娓娓道来的故事。老人的嗓音勾住过往的风,吹得老杨树“沙沙”作响。

  那一年,长安五岁,辞城七岁,阳光正好,微风不躁,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1920年春。

  长安灵活地窜到辞城身后,调皮地伸手挡住他的阳光。辞城无奈,放下书抬头看她。长安笑嘻嘻地说:“辞城哥哥,阿娘说今年送我去学堂念书。”说完伸手抓起辞城桌上的书,却见那上面全是一堆自己看不懂的字母,打趣地说:“哥哥近日越发长进了,竟看起天书来。”

  辞城笑着作势要敲她的脑袋,长安撒腿便跑,又黑又长的头发编成的蝎子辫在她身后晃出一朵花。十四岁的长安已经是个美人坯子,雪白的脖颈在阳光下勾勒出优美的轮廓。

  直到多年后辞城参军,与他共生死的兄弟们在东北冷得彻骨的夜里问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景色时,辞城第一想到的就是1920年春天在他家院子里背着阳光对他笑得一脸灿烂的长安。

  这一年,长安十四岁,辞城十六岁,正值青春年少。

  “辞城哥哥,等等我!我要和你一起去东北,好不好?”长安在巷子里边跑边喊,连鞋跑掉了也不知道,她的心中只有胡同口军绿卡车里的许辞城。辞城摇下窗子,说:“长安,快回去,我是去参军,你一个女孩子如何能去?”说完,狠了狠心转头对司机说:“开车。”

  长安光着脚站在胡同口,望着绝尘而去的卡车,泪流满面。

  1928年,长安22岁,辞城24岁,辞城参军去东三省。年轻人啊,心中总是怀着一颗保家卫国的心,渴望把自己的一腔热血洒在祖国的大地上。那时的陆长安心中只装着一个许辞城,但这个小姑娘却不知道她的心上人心里装着的是整个国家。

  两年的光阴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

  长安收到辞城的最后一封信是在燕京大学的邮箱里。

  1931年北平七月的阳光有些刺眼。

  长安的白衬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她迈着轻盈的步子穿梭在胡同里,及腰的长发扎成蝎子辫在身后晃动。她的手中小心翼翼地捏着一个雪白的信封。长安走进院子时,陆母正在院子里的树下乘凉小憩。

  长安悄悄地溜进自己的房间,展开信纸,细细地读,纤纤细指轻轻滑过书桌。午后的阳光跃过窗户,吻上她的脸颊。良久,长安偏头望向窗外,微微眯眼,在夏日慵懒的阳光和撩人的蝉声中,长安仿佛看见1911年,那个她和辞城坐在胡同口里听故事的冬天。

  信上辞城说他今年冬天就能回来。

  1931年九月十八日,柳条湖事件爆发,东北三省沦陷。

  近日长安总是在吃饭的时候听见父亲在客厅里通电话,说什么东北的生意做不得,赶紧撤回,日本人……。长安边吃边听得皱眉,但随即又展颜。这已经十月了,辞城就快回来了。但不知怎地,长安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长安等啊等,等过了1931年的冬天,又熬过了1932年的春天,辞城回来了。

  只是,是人捧着回来的。

  长安呆呆的看着那个黑色的木匣子。北平春天的阳光怎么还是这么刺眼啊,长安想。

  是啊,刺得眼生疼,疼的不住流泪。

  一星期后是辞城的葬礼,整个胡同的人都来为他送行。

  但长安没有来。

  这一天晚上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上天都在为这个年轻人惋惜。

  …….

  五年后,1937年七月。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子静立在辞城的墓前,当年的齐腰长发被英姿飒爽的短发取代。岁月也终是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长安轻轻抚上墓碑上笑得风华绝代的少年,轻轻的开口:“辞城哥哥,我终于明白你当年为什么执意要参军了。”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对着墓碑展开:

  “陆念辞,女,1906年生,1932年八月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良久,转身,离开。

  1931年啊,真是一个改变了许多人命运的年头,原该在冬天就离开的辞城因为九一八事件而留在了东北,并为此送了性命,而长安也从此投身于革命的长河中,为她所爱的人完成他穷极一生也没能完成的梦想。

  第一炉香燃尽了,但陆念辞的故事却还在继续。

宜宾东辰高2017级3班 汪欣悦

2018年9月15日

指导老师:陈伟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有一首歌,一响起,我们就仿佛回到了民国:“我家住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题记

  九一八,九一八,壮士抛颅血泪洒,城倾地覆剑为家,代代传唱的哀歌,铭刻在历史的长卷上,当日寇用洋炮将中国东北三省敲出一个血淋淋的窟窿,中华民族这个积贫积弱的国家终拉开了十四年抗战的帷幕。

  我于愤慨中淋漓提笔,深切感受国人的哽咽与悔悟。

  中国人,不能忘记九一八,历史,不是为了铭记仇恨,是为了不忘耻辱。

  1931年,南满铁路陷落;1931年10月,东北三省沦陷;1932年,伪满洲国政权建立,若不是清政府天朝上国的盲目与自大,一个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国又如何在短短两年之内沦为日本的麾下之奴?

  勿忘国耻,铭记经验与教训,是九一八为我们上的第一堂课。

  青年人,不能忘记九一八。山有玉而草木润,润生珠而崖不枯。正所谓“多难兴邦”,先辈们曾经历的磨难,青年人未必经历,但更多的挑战在等待着青年人,这原是与青春相伴的底色,这也正如先驱指出:“国不可一日无青年,青年不可一日无觉醒”。你我青年,当以九一八为共勉,与国运共呼吸,与时代共发展。作为千禧一代,我们自不能沉浸于改革开放的甜果之中,使命的火炬,更应在我们手中熊熊燃烧,方可记,唯有青春之帆,方可踏雁飞鸿!

  时代,不能忘记九一八。八十年前,中国在列强的铁蹄践踏之下走上了殖民压迫的道路。《论语》言: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八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了“量子”活跃,高铁飞驰,我们看到了探亲海府,C919翱翔天空,我们看到了“天堑变通途”的美丽乡村。听见了吗?这东方雄狮在百年的压抑后低吼,经历了低谷蛰伏,这屹立与东方的巨人迎来了光明的前景,开始阔步向前,由任人宰割到大国外交,由科技落后到全球领先。苟日新,日日新,中国,实在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惊喜。

  九一八的耻辱将永远铭刻,勿忘国耻,不断超越,是当今中国少年的责任与所在。梁启超先生曾说:“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在我少年。”一篇《少年中国说》,澎湃了中国少年,我们,是未来的生力军!乳虎啸谷,百兽震惶,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宜宾东辰高2017级3班 李玥萱

2018年9月15日

指导老师:陈伟

乱世诗篇

  中国人历来有两条命——一条是生命,一条是使命,而当灾难来临,国家危在旦夕,这两条命的结合就更加清晰。

乱世只是一个考验,中华民族从来都是挫愈勇,战愈坚。

  一九三一日军在柳条湖的一声枪鸣开启了一个混乱的时代,但它同时,也开启了一条传奇的征程。九一八,战火告急,东三省沦陷,炮火很快蔓延到北平,那时,故宫博物院刚刚成立了六年,这突如其来的战争使故宫里上百万件的国宝面临被洗劫的威胁。那时,故宫人齐聚在一个夜里,作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将故宫一万三千箱的国宝进行南迁。

  战争,让更多的人去关注与战火有关的事情,而那些战争背后的抉择却鲜有人知。将国宝进行南迁,在疯狂的侵华战争时期,这样浩大的工程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故宫人在那个夜晚终于还是决定冒这样大的风险,单就难度系数来说,它就注定是不平凡的。

  “乱世。真正的乱世。战火哪里都有,它是真的乱。”对这个大变的时期汪曾祺曾这样写道。乱世中的征程——国宝的南迁之路无疑是成千上万人用血和泪凝注的。当文物运向上海暂贮,战火正从西北方向靠近,由于时间紧迫许多文物来不及掩藏,只好运在小板车上。日军在身后穷追不舍,又是一场时间与生命的博弈。有很多人为了给文物转运拖延时间献上了自己的生命,这些守藏人都是自发组织起来的,从小孩到老人都有。相比战场上的血肉横飞,枪林弹雨或许你认为这样的牺牲并不怎样,但它们守护的是国宝啊——是中华文化的传承纽带,是华夏五千来的结晶啊。都是为了民族而背水一战,同样的危险,同样的紧迫,但相比战场上一时的利与弊,这场迁徙,更有文化的执守与信念,故这场战场背后的“战争”又凭什么不伟大呢?

  一路上,运行的部队夜里从不敢开灯,怕引起敌方注意,只好摸黑前进,为防国宝损失就利用“人工测路仪”探查前方情况。太多的人,在这场战役中牺牲,为华夏,为中华,为文化。这样的事迹不该被湮没!战火成了诗篇,子弹成了符号段落,乱世,中华名族再一次用自己的力量向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强大。这个一向讲求和礼恭谦让的礼仪之邦告诉侵略者:土地不让!文化不让!自由气魄,自有底气,我们是中华民族!

  我们应该感到骄傲,故宫现在186290件文物很多都是那时保全下来的。中国人从来不惧怕乱世,他们——遇难,直上;遇阻,无惧;他们——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九一八开启了又一个英雄的时代。乱世,我们华夏,无所畏惧。

宜宾东辰高2017级4班向若琪

2018年9月15日

指导老师:李亨泉

附:高2017级获奖名单

一等奖:高二·一班 韩雯静《凝聚民心,传承立国》

高二·二班郭思棋《生日》

高二·三班 叶恒志《窗棂以外》

高二·三班 汪欣悦《第一炉香》

高二·三班 李玥萱《苟日新日日新 又日新》

高二·四班向若琪《乱世诗篇》

二等奖:高二·一班 周芯亦《勇敢担当,无谓生死》

高二·一班 李卓玛《聚心之国主沉浮》

高二·二班 张蕊繁《我所追悼的》

高二·三班毛静远《不忘国耻,砥砺奋进》

高二·三班 邹诺天来《笃前行而勿顾后,背黑暗而向光明》

高二·三班 张可悦《谁是谁非?》

高二·三班 殷菊艺《勿忘华夏之耻,共筑中国之梦》

高二·四班曾雨捷《勿忘旧国耻,承担新使命》

高二·四班陈兴怡《强国当自强》

三等奖:高二·一班 陈昰宇《沾血的历史》

高二·一班 赵柔柔《民族的信仰,国家的兴衰》

高二·一班 黄奕吉《“任人宰割”是如何造成的》

高二·二班 凌楠《遗忘与铭记》

高二·三班 刘珏麟《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高二·三班 戴金宏《根 鸟》

高二·三班 朱彦丞《脊 梁》

高二·三班 江振生《忆耻》

高二·四班宋奕璇《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高二·四班刘垣杏《勿忘国耻——浅谈担当》

高二·四班吴佩霓《勿忘九一八,展望未来》

高二·四班江琳《历经苦难,重见曙光》

高二·四班任柯桦《勿忘国耻,富强中国》

优秀奖:高二·一班 邓翔天《强根固本,方能不败》

高二·一班 胡贝乐《爱好和平要不怕打仗》

高二·一班 尹麒智《强根固本,方能不败》

高二·一班 张琴《来自历史的告诫》

高二·一班 王华涛《国富国强,方能不败》

高二·一班 王梓桐《腰杆不硬岂能成事》

高二·一班 陈文静《精英更应爱国》

高二·四班张家琴《忆过往,立今朝》

高二·四班梁议匀《民族的信仰》

高二·四班吴若霜《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高二·四班胡麟《反思历史》

高二·四班陆逸《岁月的使命》

高二·四班黄家伟《再看“九一八”》

高二·四班李艺璇《爱国,爱国》

关键词:

卓越高中

招生热线
招生热线
招生热线
服务时间:
8:00 - 24:00